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综合 >

各地频现“救命药”短缺,自主报价能否破解困局?

admin 发表于 2019-12-31 17:37 | 查看: | 回复:

各地频现“救命药”短缺,自主报价能否破解困局?

2019-12-31 07:40:45 第一财经

  各地频现“救命药”短缺,自主报价能否破解困局?

  吴绵强

  “平阳霉素(粉针剂,8mg/瓶)和破伤风抗毒素(注射剂,10000iu/支)断货,抗蛇毒血清等供应量不足、不及时,硝酸甘油已恢复供应,但供应紧张……”12月18日,位于粤北山区的清远市人民医院给第一财经1℃记者发来了一份截至2019年12月13日的院内短缺药品目录。

  清远市人民医院系粤北地区较大的公立三甲医院,服务当地数百万患者,上述短缺药品目录系该院通过全国医疗卫生机构短缺药品信息直报系统上报的品种情况。1℃记者统计,共有13种药品短缺。

  今年以来,部分药品短缺现象仍然突出,上海、山东、湖南、贵州等地相继出现别嘌醇、阿糖胞苷、甲氨蝶呤、硝酸甘油等药品涨价断货或供应不足的消息。

  据1℃记者调查,目前仍有地方出现药品短缺、断供的现象,究其原因背后是药厂停产、原料药短缺等多重因素导致。

  日前,国家医疗保障局下发文件,对于国家和省级短缺药品供应保障工作会商联动机制办公室短缺药品清单所列品种,允许经营者自主报价、直接挂网,医疗机构按挂网价格采购或与经营者进一步谈判议价采购。此举被视为是解决药品短缺问题的重要契机,但现实情况会如何,还尚需时间来检验。

  多地“救命药”短缺

  抗蛇毒血清是目前毒蛇咬伤后唯一有效的治疗药品,系临床急救药。清远市地处山区,常有被毒蛇咬伤的病人送至清远市人民医院就诊,“虽然人数不多,但是一旦用到此药就十分紧急。”

  上述抗蛇毒血清系列药品由国内上海赛伦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赛伦”)独家生产。

  上海赛伦今年5月份披露的招股书称,由于缺少全国性数据统计,有关报道指出,我国每年发生毒蛇咬伤约 30 万人次。根据 2018 年上海赛轮抗蛇毒血清产品销量 8.21 万支,按一般每位患者需使用2 支左右估算,每年仅不足5万名毒蛇咬伤患者得到了抗蛇毒血清的治疗。也就是说,还有余下15万被毒蛇咬伤的患者未能及时使用抗蛇毒血清。

  据招股书显示,上海赛伦并未满负荷生产,产能利用率超过八成,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产能利用率分别为82.64%、89.72%和80.85%。

  “救命药”短缺背后,价格十分昂贵,“抗蛇毒血清已卖到2500元/支。” 据清远市人民医院给1℃记者发来的短缺药物清单显示,从2017年1月至今,院内的抗银环蛇毒血清注射液(规格,10000iu /支)由最初的503.53元,涨至现在的1400元;抗眼镜蛇毒血清注射液(规格,10000iu /支)由最初的1322.7元,涨至现在的2500元。

  在谋划A股上市的这几年报告期内,为了“增厚”公司业绩,上海赛伦明显提高了抗蛇毒血清相关产品的价格。

  “2016 年、2017 年、2018 年,公司的抗蛇毒血清产品价格调升幅度较大,以抗蝮蛇毒血清产品为例,平均销售价格分别为 369.06元/支、623.21元/支、952.87元/支。”通过对产品调价,确实对公司业绩提振较大,据其招股书指,“抗蛇毒血清产品销售价格提升是公司报告期内业绩增长的主要因素。

  清远市人民医院内的溴吡斯的明片此前亦十分短缺,但现已恢复供应。该药主要用于重症肌无力的治疗,可缓解患者症状。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溴吡斯的明片很陌生,然而,对于重症肌无力患者来说,溴吡斯的明片却被视为“救命药”。

  据北京爱力重症肌无力罕见病关爱中心介绍,医学专家推断中国约有65万患者,因呼吸肌无力而发生重症肌无力危象仍然是其主要致死原因。

  重症肌无力的患者就医记录显示,溴吡斯的明片需口服,药量“一日三次”。“就像每天吃饭一样,我们是一顿也离不开。”位于北京的患者清昭女士对1℃记者说,如果停药会影响正常的吞咽、喝水、呼吸以及其他所有日常行动。

  清昭有北京市医保,如果需报销,就非得去医院,需要排队挂号、取药,过程极为不便,而一次医生只给开2瓶,量大的只能吃10-20天。”

  据1℃记者不完全梳理,溴吡斯的明片目前已被多个省份纳入了2019年的短缺药品目录。比如,2019年9月,贵州省发布短缺药品清单(第二批),溴吡斯的明在列。

  除了溴吡斯的明,可降低多发性硬化症发作频率的药物“倍泰龙”此前亦被各地的病友呼吁紧缺,购买极为不便。据1℃记者调查,可供药品的医疗机构较少是主要原因,以北京市为例,据北京阳光采购平台显示,目前仅有3家医院有货,且均为公立三甲医院。

  短缺的远不止这些。清远市人民医院公布的一份短缺药品清单显示,缓解由手术、外伤等所引起肿胀的舍雷肽酶(10mg/片),生产企业上报称已停产。治疗唇癌、舌癌等多种癌症的常用药物注射用盐酸平阳霉素(粉针剂,8mg/支)亦被上述清远市人民医院列为断供品种,短缺起始时间为2015年6月。

  另外,包含硝酸甘油片(0.5mg/片)在内的多款药品均被各省列为“短缺药”品种。作为冠心病和心绞痛病人的救命药,硝酸甘油片此前在全国多地出现短缺现象。清远市人民医院亦将硝酸甘油片列为短缺药,自2018年10月开始断供,现已恢复供应,但目前供应仍比较紧张。1℃记者在华南多家连锁药店探访发现,在有些药店内该药已无货,而还有一些药店则供应颇为紧张。

  供应不足原因多样

  是什么原因造成了部分药品短缺呢?

  位于北京的毛毛女士,今年25岁,身患多发性硬化症多年。她告诉1℃记者,倍泰龙上市后,患者多方呼吁之下,大部分医院仍然因为患者人数少、药品贮存及运输成本高、药占比、院内药品总数上限等原因拒绝采购。

  销售端积极性不足只是造成短缺的一面,更主要的是生产端的“不给力”。

  据1℃记者调查,导致临床供应不足的背后,部分企业长期停产是原因之一,有些企业根本就没有生产这类药物。适用于心肌梗死、创伤、内毒素败血症的盐酸多巴胺注射液,此前被列入苏州市短缺药品目录。目前国内有多家企业拥有该药批文,华南一家企业即是其中之一。该公司相关人士告诉1℃记者,该产品公司已拿到批文多年,但因为原料无法采购因一直未能投入生产。

  上述断供的平阳霉素生产企业为哈尔滨莱博通药业有限公司(下称“莱博通”),短缺原因为“企业生产线改造,企业产能不足”。莱博通销售人士对1℃记者表示,主要是平阳霉素的生产线此前因为环保原因进行改造,预计2020年初可恢复生产供应。

  据1℃记者调查,目前,溴吡斯的明片在国内仅有一家生产企业——上海中西三维药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中西三维”),该公司系上海医药(601607.SH)的全资子公司。

  实际上,国家药监局官网查询显示,共计有3家企业拿到溴吡斯的明片生产批文,即上海中西三维、上海上药信谊药厂有限公司和海南凯健制药有限公司(下称“海南凯健”)。但是,后二者均未生产。

  海南凯健销售部人士表示,“拿到溴吡斯的明片批文已多年,苦于没有原料药,一直未能生产。此前公司有安装生产线,但是环保(手续)一直过不了。”

  上述海南凯健销售人士表示,“我们也想生产,但是上海中西三维的溴吡斯的明原料药并不对外销售。”此说法得到上海医药负责溴吡斯的明原料药销售人士证实。

随机推荐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3-2020 澳洲幸运10投注群 版权所有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