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综合 >

茅于轼:我愿为富人说话

admin 发表于 2020-10-04 21:52 | 查看: | 回复:

茅于轼:我愿为富人说话

茅于轼

  面对争议,茅于轼坦然得不得了,家里电话几乎是公开的。回答记者问题时礼貌谦和,有问必答,只是时间限制得很严格,到点就给你秒杀,然后谈话戛然而止。

  坐在记者面前的茅于轼是位80岁的老者,面相平和淡然,有古典绅士味儿,一副翘首观望风景的样子,有点像照片里的博尔赫斯。他的言论,在这几年的互联网,批判者不乏其人,崇拜者也不少。但在风暴的中心,他却平静如水。

  绅士与巧克力

  80岁的老人,依然很忙,他通常不在家,工作、写作、演讲、出差。在时间充裕的情况下,他会挽着爱人一走走一个半小时,沿着八一湖的岸边溜达,青草发黄了……雪花又洒满京城,外界的纷扰被屏蔽掉了。

  就他冠冕堂皇的“为富人说话”这一条,就令很多人愤怒。贫富差距如此严重的情况下,人们喜欢那种有煽动色彩的说辞,而不是讲实际的理性。

  这可能与茅于轼的生活环境有关,茅家家境殷实,生活优裕。父亲茅以新毕业于上海交大机械系,毕业后曾赴美留学。母亲陈景湘的父亲陈希濂是光绪年间的进士。大伯茅以南是一枚“海龟”。二伯茅以升是著名的桥梁建筑专家。大宅院里的生活影影绰绰,记忆里他最喜欢父亲从海外带来的巧克力。

  上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富裕变成了罪恶。命如游丝,他心里还想念着巧克力的滋味。抄家后的一天,他和父亲被叫出去扫街。一边扫,一边被红卫兵用带铜头的裤带抽打。“每打一鞭身上便留下一个小洞,我感到非常恐惧。”恐惧气氛越浓,他越想念那股巧克力的味道。

  如今,他工作的一半可以被叫作“为富人说话”。上世纪50年代以来的大灾祸留下了一个教训:整个国家都穷在“无人为富人说话”上。保护产权是经济发展的一个根本,但在几十年里它不断被巧取豪夺,使国家沦为一个穷人国。“我愿意为富人说话,并不是和富人有什么特殊感情,或者我个人得到他们什么好处,而是考虑全社会的利益。中国穷了几千年,原因之一就是仇富。”茅于轼说。

随机推荐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3-2020 澳洲幸运10投注群 版权所有

回顶部